薦書聽說,中國每個有夢想的年輕人都應該看一下這本書!

       

讓閱讀成為習慣|讓靈魂擁有溫度

歡 迎 光 臨

喆媽公益閱讀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那些曾經喜歡過《杜拉拉升職記》和《浮沉》的文藝青年們,現如今或許已是職場精英、 國企中層、世界五百強的高級HR;這些年,她們成長了,可是,這類的小說作品停滯了;那些一路伴隨的都市時尚美劇,《欲望都市》已經是過去式,《破產姐妹》撐到第六季,眼見就快追不下去。身處劇烈變化的現代,應接不暇的信息撲面而來,卻將這一代女性的成長閱讀淹沒在搞笑段子、仙俠奇幻、虐心宮斗、時尚粉飾的都市童話故事里,現如今的我們還能看什么?

“人在方圓間,人漸漸也成方圓。可方圓里長出的那只銳利的角,還是勢不可擋,迎風而長。”?

乍見此句,只覺這種不容商榷的犀利感似曾相識,再看作者的名字,果不其然,凌麗芬的霸道一如既往。這是繼2016年《女王的戰爭》之后,其蟄伏兩年全新創作的都市小說《華年》的主題句。小說再次與閱文集團華文天下合作,一經出版就博得一致好評,并入圍第二屆燧石文學現實類型長篇小說獎

從時尚圈名媛、成功企業家到默默貢獻流量的網文寫手;從《女戰》出版后的暢銷書作家到快速進駐影視領域的策劃編劇、文化工作室創始人,一次次打破常規的凌麗芬,時隔兩年交出了這部30萬字的作品,兩年的大部分時間在她都在走訪、思考和碼字,走訪了大量國際國內機構投資人(只針對一級市場)、黑馬企業創始人、職業經理人、金融律師以及會計師等。

小說新書出版不僅有茅盾文學獎得主金宇澄、財經學者吳曉波、話劇導演田沁鑫、國際跨文化專家、瑞典斯德哥爾學商學院教授房曉輝等各界大咖推薦;還有著名藝術家金峰先生以此書為靈感創作了同名的銅雕主題雕塑……是如何的能量,讓這些名家跨界聚合在一起?

書法明信片

黃玉峰老先生為凌麗芬小說《華年》手書《錦瑟》。《錦瑟》系《華年》女主人公杜華年名字由來,作者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晚唐詩人。

雕塑《華年》明信片

著名藝術家金鋒先生籍由凌麗芬小說《華年》為靈感創作了同名銅雕作品——《華年》。

繪畫作品《華年?飄》明信片

當代藝術家楊晨以凌麗芬小說《華年》女主人公杜華年為原型創作了繪畫作品《華年?飄》。作品輕盈飄逸,具有較高的藝術審美價值,手中握的玫瑰取材于《華年》里多次出現的影響女主人公命運的玫瑰園。

上海, 一座日夜狂歡著夢想的鼎沸之都;投資 ,一個玫瑰與槍炮角力的高智商行業,沒有傻白甜、拒絕瑪麗蘇,《華年》以兩個來自南方小城的“海漂”女孩杜華年和張樂寶的視角為中心,以波瀾不驚的筆觸真實記錄了近20年來經濟快速發展下的中國金融之都——上海;并以風險投資這樣看似與大眾遙遠實則息息相關的特殊行業為切入點,來探尋這座中國最有代表性的城市。

在深度揭露風險投資基金、獨角獸公司迅速發展內在隱秘聯系的同時,還描寫了住群租房的打工人群、社會底層人員、職場白領、名牌大學出身的投資人、白手起家的創一代、變革求新的富二代等極具代表性人物;各行各業,形形色色,實為一幅都市眾生相人物圖鑒。

《華年》是一本深挖投資行業的商戰小說,也是一部創世紀都市女性的成長史。全書集家族起伏、海漂奮斗、都市情感、職場歷煉、商戰廝殺、金融投資等時代元素于一身,既是獻給新生代女性的覺悟之書,也是一場繁花似錦的金融圈頂尖行業的奇觀盛宴。

第一次,有一本書讓文學界和商界和解,冷靜犀利直透內心的文筆,教科書級別的投資案例呈現。難怪鮮有推薦小說的吳曉波,也盛贊到:作者結合大時代金融背景,深挖神秘資本游戲內幕,以小說的形式將投資這個行業刻畫得入木三分。笑書貨幣風云,細評人情冷暖。

“在最好的年紀富可敵國,這是一個現代人類能想象出來的最好的人生。”

《華年》里有70~90后不同群落的人物故事,交融碰撞、酣暢淋漓,閱讀《華年》,會有置身其中、感受時代脈博的強烈存在感,小說儼然就是為時代而生。 凌麗芬在書中寫到,“這個時代,本來就全民明星的。人人都找得到屬于自己的現成腳本。角落里的壁花有灰姑娘給你打氣,全場矚目的女神有瑪麗蘇做足示范,連足不出戶的萬年宅都有扎克?伯格明晃晃在眼前……天天有新劇本誕生,里面總有款是你想要的人生。”

書中還有情商、職場、商戰各類背景下的款款金句,每一個小段落的文首都是題記和點睛標題,符合現代人的閱讀感、實用主義,實在是作者的細微用心體現。

問到《華年》的不同,凌麗芬道出了自己的一貫“野心”:可能受白先勇先生的寫作影響比較大,給很多朋友看后,他們都以為我寫的文學性太強,開場更像是民國小說,我最后開始檢討自己,或許時代就是時代,時代總是往前的,文字的美也得往前。最后在這種矛盾和審視之間,我漸漸有了屬于自己的文風。怎么形容呢?我最后一次給我一個藝術家朋友看時,他總結說,有一種又復古又時髦的感覺。復古時髦感,完美,我知道這就是我追求的了。

而對《女戰》,作者也直言,《華年》更犀利、現實,特別是前半部分杜華年的成長經歷就是當代年輕人的生活縮影,富二代、拼二代、群租房、戶口、出軌、婚姻等等,即是新一代的傷疤又是互相取暖的依存。

特別是小說中大量經典讓人大呼過癮的投資案例,凌麗芬更是取材大量采訪和投資圈朋友的真實分享,她在采訪中透露說:最后出版前,我把稿子給一個投資圈朋友看,他說你能晚點出版嗎?因為他現在在做的一個收購案幾乎和我寫的一模一樣。

凌麗芬在本書的后記里摘錄了張愛玲的《半生緣》、《傾城之戀》和《金鎖記》的片斷。雖然她沒有明確寫出出處,但讀者看到曼禎和世鈞、流蘇和做鞋的范師傅,以及七巧和阿小,就全懂了。還記得,曼禎拉著世鈞的手說:世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而我們華年,同樣也回不去了。

人生的輸贏真的沒那么重要啊,唯有對著逝去的華年,值得一聲輕嘆了。只要有希望,華年的未來就會精彩繼續;因為有希望,遇見《華年》,遇見最美的年華。